首页 泊松比 正文

一个疫情倒爷的自述:你知道外国买家怎么看我们吗?

时间:2020-04-19 16:47 公众号:泊松比 阅读:1126 次

来源/放大灯(ID:guokr233)

作者/一萌、大绵羊、Hart



从口罩到额温枪再到呼吸机,防疫抗疫物资为何如此难买?本周,放大灯团队采访了一位医疗物资“买手”——或者说,“倒爷”。他告诉我们,自2月初他就开始关注并从事防疫物资买卖,口罩、额温枪、呼吸机、熔喷布,“都是同一拨人在炒”。


70多天以来,他最大的感慨是:“人性的黑暗你根本想象不到,玩区块链至多会遇到割韭菜的小诈骗犯,但倒医疗物资的是一群老头子,看着别人去死。”


在本文中,你将看到:在这个制造业大国的特殊时期,防疫抗疫物资都是如何被疯抢、涨价、倒卖和囤货,人性又如何在这一笔笔艰难的交易中淋漓毕现。以下,是他的口述——



1/ 倒口罩


我之前做区块链,但现在国家并不欢迎这个行业。疫情期间在家无事可做,想要填饱肚子就得做点什么。


疫情开始后,国内第一批人开始倒卖口罩。2月初国内没有什么口罩厂开工,国内的最大的口罩厂都集中在湖北,尤其是武汉附近,没法生产,引发全国口罩短缺,甚至有人跑去国外采购。


这些人都是民间炒家。他们从马来西亚、泰国之类的国家采购各地口罩往国内输送,那个时候一个3M的N95口罩能炒到50块钱。


而那时候我正在泰国度假,看到有人各种采购口罩,觉得回国后可以参与一下。像口罩、额温枪这些物资主要吃关系,我刚好在之前的工作中积累了一些政府关系,就想看看能不能吃这口饭。


那时候我家里人张罗准备捐一批口罩。可当时国内已经到处都买不到3M口罩,只能买国内厂家替代性的医用N95口罩。2月的时候国内的3M已经被管制,由国家统一调配,原来的经销商、代理商没生意做,最后大量的地方政府也买不到。


我们就找到一家叫“绿盾”的口罩品牌。绿盾当时做事件营销说,战士执勤都在用绿盾口罩。我们信以为真,连3M的口罩都没要,说绿盾是国产的,客户每人几万几万地掏钱买绿盾口罩,通过渠道捐给武汉。


结果这批口罩完全没有进医院。因为那批口罩不符合医用标准,顶多防防尘,既不是N95也不是KN95,它遵循了一个非常低的“民用防护标准”,就是国标GB/T32610-2016,根本就和防新冠病毒没有什么关系。


我第一次尝试采购口罩,就被这趟浑水劝退了。后来我把这事儿将讲给哥们听,然后打了几天游戏。没想到那哥们回来跟我说:“你指的这条道厉害,我挣了些钱。” 我问挣了多少,他说几百万


不过他能跟官方指定的采购人员搭上线,就有得卖,渠道比我强多了。这几百万,我们挣不到。我被哥们刺激到了,也正式开始看防疫物资


第一个是额温枪,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这些炒家。



2/ 炒额温枪


2月,额温枪的出厂价也都在410~420元,民间零售的额温枪已经被炒到了430~450元之间。我们觉得这个事可以干,就找人联系额温枪的厂家,结果第二天民间额温枪零售价涨到600元,一夜之间涨50%,我们询问的批发价也涨到470~480元。


这个时候,你就会发现民间炒家们多牛逼。额温枪这个东西,一个企业基本用两三个也就差不多了,但那时候民间订单全都是100万个、200万个起,甚至要1000万个、要5000万个……他们把额温枪硬生生炒成了期货。


他们从额温枪厂家采购,花250~270元/个拿到一个期货的订单,一个月以后开始交货,厂家会固定的每天出货一部分。比方说一个炒家订了1000万个,厂家每天出货5到10万个什么的,这些货到手就能全部以400多元的价格卖掉。


在出厂价200多的时候,炒家只要付30%左右的定金,厂家就开始不停出货。这个时候就有一个稳赚不赔的策略:用大订单骗优惠价,拿到30%左右的货,就直接违约,后面的不要了。当时这种情况超级多——炒家只要拿到相当于定金的货就OK了,因为不会有人真需要那么多。


后来也就两三天时间内,所有的额温枪厂家就学聪明了,要求买家全款订。然后所有的厂家开始违约他们学坏特别快:把这些生产出来的额温枪自己囤积、高价卖给别人。前面买家花100多、200多低价订的货,全被拖延交货时间。原来约定的是每天交付一批,现在每天不交付,等着最后一天全部交付给你。


当时我们在几天里拿到的现货额温枪都是320~330元,倒手一遍可以卖到370~380元。当时我中间还有两个人,我320~330的价格这都算是第三手了,下面还有五六手,才能到真正的买家手里,要400~410元才可以。


就这样,额温枪进入了一个特别恶性的状态:所有人都囤货不出,只有所谓的“期货”。


纯现货,民间有没有呢?有,一部分纯现货在“黑社会性质组织手里。我在看额温枪那段时间,接触了三四帮这类组织。你跟他讲好价格,他会直接让你去看货。从最后的成单量看,其实从他们手里拿到的货最多,因为他们能治得了厂家,拿得到真货,所以看起来讲信用。而有些“有正规渠道”的炒家,今天涨10块,明天涨个5块,后天又突然不给了,又或者说是一批货卖三四拨人


但额温枪毕竟还是属于国内的物资,当时国内万众一心抗疫,大家也不敢做得太过分了,所以顶多也就是七八十块钱的额温枪搞到400多块钱,这个还不算可怕真正变态的都在后面。


额温枪有个部件,就是测温传感器,这东西原来在国内都是烂大街的货,根本没有人要,后来涨得比额温枪都快,大家都买不起了。怎么办那就做假额温枪吧有一部分厂家就开始作假。


作假特别简单:一个空壳子装一个自动随机显示数据的东西。这种“额温枪”就能随机显示一个一定范围内的体温数据,对天对地对空气,你对哪它都是35度7、36度7。然后他们就开始“混货”,比如一批10000台的货当中,混2000个假的,真假混卖


假货还能用来骗定金。这些人会刻意选一个犄角旮旯的乡村,拖到晚上十一二点钟验货,这样买家很容易就会被骗过去。拿到买家30%的定金之后,他们叫人来验货,要是买家傻被验过去了,就能拿到100%的钱,全给假货如果买家不傻,验出来了,他就玩消失,反正现场都是小弟。我们知道的最大的一笔,应该是2万个额温枪全假当时是炒得比较火的时候,按照350元出,赔了700万


当然订金和诚意金这些名堂,都是厂家和民间这种小贩收的,“黑社会”都是货到付全款


这行当里还衍生出一种更安全的骗术:先骗买家付5万块钱的诚意金,再安排验货,同时他们会指一个特别远的地方,又不停地催你货要没了;你还在半路的时候,就说不好意思货被拿走了,5万块钱的诚意金就会一直在公司财务、一直走退款的流程,耗住炒家。你也可以报案,然后很快拿到退款,但那个时候大多数的炒家可以从其它地方挣很多钱,没有报案的心气儿。


卖假货是要坐牢的,我只敢卖真货。因为没有货源,见了一两百万个的大单也不敢接,就卖了3000个,挣几万就结束。


额温枪还是小试牛刀,这阵风过了没多久就冷掉了。现在国内完全不需要,价格也回落到才100多一只。我们当时明确知道,有不少人高价囤了10万只以上的额温枪。我们猜测,疫情发展可能真撑死了一大批囤货的人


额温枪之后,大家消停了一小段时间。再次接触这些防疫物资,是3月底的呼吸机



3/ 抢呼吸机


我之前做区块链,有渠道接触很多海外政府,3月海外疫情开始爆发,他们就找到我,问有没有在国内能够买到呼吸机的渠道。


受到委托后,我们一开始找了国内的一家上市公司产品:812A呼吸机。这款呼吸机很奇怪。你说它是无创的,其实是有创的;你说是有创的,它又不够格,但是这算是当时国内最可靠的产品


812A由某医药央企代理。刚和他们对接上时,我们代表北非某国一口气订了1500台。他们说这些东西要现货有现货,要期货有期货,我们先给你们500台现货,然后接下来再给你安排1000台期货,期货一周交付,把钱交给我们吧。


这也是我们第一次接触大央企,非常开心地就相信了,因为大央企怎么能骗人呢?临到交现货的前一天,这家公司告诉我们,不好意思,期货和现货都没有。当时好歹留了一手:我们是外币汇款,可以撤回,所以没有造成实际的经济损失。但还是造成了非常严重的信誉损失,我们把这个海外大单子丢了。


然后我们换了个主战场,拿下两个西欧国家大使馆的单子。这两国跟我们信任度不错,他们下了订单了以后直接给我们预付款,委托我们去采购。


他们一开始是要三种型号的呼吸机(目前国内市面上主要卖三种呼吸机。除了前边说的812A,现在来看,国外需求量最大的型号,是SH-300和VG-70的呼吸机,其中VG-70是北京谊安公司造的),后来经过医院验证,812A不好进ICU,最后只要VG-70,也不要期货,就要现货,他们很着急,因为他们国内的人一直在死。


作为两个西欧国家的买手,我们没有资格直接联系到厂家,因为厂家把所有的渠道都关闭了,大多数呼吸机,都在某医药央企及其下属的授权经销商手里。必须要通过那家医药央企,或者它的经销商谈,但这些经销商能够掌握的存量也特别少。


以前VG-70的出厂价基本上就是10万块钱出头,但当我们询价时,基本上都是三十二三万,而且经销商都要“诚意金”,否则就不给看货(注:即便视频看货也不一定是真的,同一条看货视频能在炒家中流传十几天,每次都被说是“今日新拍现货视频”骗买家下单)。


我们感觉奇贵无比,不料这些人坐地起价,接下来就是三十三四万、三十五六万,然后到现在已经是四十多万。最近成交的一笔最高的是1000台VG-70呼吸机,单价44万。


呼吸机产量太低了,每个国家全都在抢那一点东西,几十个国家每天抢一两百台,后果就是卖家上天。


从谊安公司申请买货,有多难?首先要提供资质,国外的采购函、国内三类医疗器械的售卖资质(正常情况下,这资质应该是厂家负责,现在变成买家负责了)和进出口资质,要买家自己搞定这些通道公司,然后把这些三证拿给他们,这是第一步。


接下来他们又开始要通道公司的开户许可。开户许可证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取消了,不得已就要跟通道公司沟通,让通道公司干脆PS一个开户许可。


为什么要经过通道公司?因为所有接受海外政府采购委托的,都是海外公司,而海外公司没有国内的三级医疗资质,所以必须要委托一个国内具备三级医疗资质的机构,通道公司什么都不帮你干,只是纯粹出资质


后面医药央企的授权经销商又要我们的资金证明,用来证明你“有钱买这个货”。还要求写明在上午的“什么时间,向什么人委托我购买多少台VG-70”,但第二天验资证明就失效了,还要再重新提交——反正每天都要。所有的这些杂七杂八的资料都给了这些医药央企的中间人,或者掮客后,他们帮你去向谊安公司去做备案,去申请


如果搞定了,就进入看货的环节。


等你得到通知,知道提交的资料通过了,看货就要随叫随到。一般来讲,像这种时候都是让你夜里十二点先别睡,必须要携带有你通道公司的公章、所有的U盾,在大夜里公对公给人家打钱,打不到不要紧,但必须能够动通道公司的公章。这很难,但必须要操作,要不就是你周六日你可以通过公账打款。不操作,货就不给你。现在,我们已经锻炼得24小时都能往外打款


呼吸机不会有假。无论是某医药央企还是贩子,都会把你领到谊安工厂那边去提货。因为货是从工厂出来的,但中介会做各种各样很无耻的事情,比如,他说订期货,然后就会各种拖你的货,把你的货卖给那些要现货的买家,然后强行收你一个很高的通道费用,别的通道费用可能1%~3%之间,他要收6%;或者说他告诉你,夜里十一二点钟去看货,但是让你等到凌晨甚至第二天早上,然后他会说,哎呀昨天晚上没有办法,你今天继续等吧。


某医药央企这么干,呼吸机厂家自己也一点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好好的拿着钱来买的买家,他一定要把你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,你又没有任何选择。


买呼吸机这个东西,看命,看运气,哪怕你连续找个十家二十家中间人,也未必有一家靠谱的。我怕出事儿,所以绝对不交定金,但是真正能买到货的人也确实是交了定金的人。他们会被骗,他们会遇到退不了定金的事,但是他们付出极高的损耗之后,他们可以拿到货。但是我害怕坐牢,我不敢干这事儿。


买到货就得转口。转口的时候,人家就各种拿捏你。我们每天大概至少要开4~5个验资视频,签5~6份合同,就为了能看个货。每天晚上“遛狗”,我连续已经三四个晚上出去“遛狗”。当然了,他们是遛狗的人,我们是狗。设置这种种的障碍,是要看你的心诚不诚、急不急。


我们遇到的几个客户,也被折磨得不行,都对我们发感慨。拿到货的北非买家抛下了一句话:crazy market(疯狂的市场),还没买到货的西欧国家直接表示这就是bad seller(坏卖家)。我估计藏在那帮西欧人脑子里的话,是liar骗子)。



4/ 熔喷布再起波澜,口罩又有麻烦了


口罩市场现在虽然一直是期货,但市场相对比较透明和正规化:口罩厂比较多,一旦进入一个公平竞争的状态,虽然也有黑幕、拖期、倒卖,但是相对来讲好很多。产品越轻量、生产厂家越多,市场环境会相对更好一点


熔喷布这个事情,是这两天突然冒出来的。


最开始,熔喷布的定价是1.5万元/吨,后来经历了口罩需求和产能大爆发,差不多在30万元/吨了。最近的暴涨是从上周三周四(注:4月8日~4月9日)开始的,从30万一吨涨到32万一吨,从32万一吨涨到39万一吨,从39万一吨涨到46万一吨,现在是70万一吨


熔喷布原料聚丙烯也在暴涨。我知道的情况是,聚丙烯的造价是每吨3000元左右,最开始报价差不多是五六千/吨。上周五(注:4月10日)那一天,上午每吨价格是1.2万,中午是2.4万,晚上是4万现在稳定在10万元/吨。


价格上涨背后,一方面东南亚疫情大爆发的需求,另一方面之前所有的口罩工厂都在满负荷运作,国内的熔喷布也供不应求。随着整个库存降低,大家开始买熔喷布,价格就自然上涨了。但谁也没有料到上涨这么快。

共收录0个网站,0个公众号,0个小程序,0个资讯文章,0个微信文章
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收录标准 广告合作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
点击收藏小提示:按键盘CTRL+D也能收藏哦! 本站关键词:网址大全 网址导航 网站大全 分类目录 免费分类目录网 网站目录大全 网站目录提交 网址目录 站长目录 中文分类目录 网站目录

网站声明:本站所有资料取之于互联网,任何公司或个人参考使用本资料请自辨真伪、后果自负,分类目录网不承担任何责任。在此特别感谢您对分类目录网的支持与厚爱!
CopyRight © 2018-2020 Www.MaiWen.Net All Rights Reserved. 麦文分类目录网(麦文网) 版权所有

站长邮箱:客服QQ:910144732

   陕ICP备16002142号     安全运行: